程序员也上真人秀了,下一个会是谁?

来源:2021年01月26日字体:

综艺节目《燃烧吧!天才程序员》战队之一,右二为何立人。

看科技类真人秀,最吸引人的应该是“大脑魅力”。观众对存在一定神秘感的未知群体,也会有好奇心理。

程序员可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能成为一档真人秀综艺的主角。《燃烧吧!天才程序员》让人心中浮现了很多小问号:看什么,看他们敲着键盘写代码吗?

这是星际捕鱼电玩城首档程序员真人秀,经过层层筛选的20位顶尖AI工程师与网络安全极客选手,盲选组成4个战队,在48小时内解决节目组设下的两大赛道难题——攻防赛道,在虚拟的网络密室中拿到每个关卡的通关钥匙;AI赛道,训练出能精准和高效识别野生动物的AI模型。

屏幕上飘过一行弹幕,“弹幕终于少了,因为插不上嘴”。但渐渐地,圈外观众被这群平均年龄二十出头的程序员们圈粉,“师范生凑个热闹”“法学生看得津津有味”“艺术生看得很欢乐”……

拨开他们闪闪发光的履历,程序员真人秀凭什么吸引人?

程序员真人秀是怎么诞生的

《燃烧吧!天才程序员》监制宋宠是一个80后,他的身边到处都是程序员。“我发现这个群体很好玩,一方面他们很严谨,你问他一个专业词汇,比如‘神经网络’,他会找一堆专业词汇来跟你解释。另一方面他们也有很多兴趣爱好,有的人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型水族箱,养鱼养得很专业。有的人喜欢跳伞潜海,还有人喜欢听德国歌剧。”

除了在工作中观察到程序员的可爱之处,宋宠坦言也受到自家两个孩子的“影响”:“我问他们长大后要做什么,他们说要做明星,因为经常在屏幕上看到明星参与的综艺节目。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做一档以程序员为主角的科技类真人秀?科技有时候是寂寞的,我希望这档节目能够架起一道桥梁,唤起孩子们对成为科学家的憧憬。”

节目中有攻防选手和AI选手,外人统称他们为程序员,其实行内人清楚,这是两个工作交集不大的群体。节目把他们召集在一起,互相都不认识,“是想看看他们之间能碰撞出什么火花”。

这群真人秀选手不好“对付”:他们刚进入节目的程序,顺手就测了测有没有漏洞。

出生于1994年的何立人,是一名攻防选手。他的背景是一段传奇——念职高,校长跑路,学校关门,被迫辍学;开游戏代练公司,只带着员工打游戏,也不接单,公司倒闭;在网吧包夜,啃着馒头就着“老干妈”自学黑客技术,渐有所成,后来加入网络安全公司,维护网络安全成为自己的使命。

这个黑发浓密、面有喜感的大男孩本想“抱大腿躺赢100万”,结果自己成了团队的“大腿”,以领先优势带团队夺冠。在团队中,何立人觉得自己是“气氛担当”,“我在现实中是个比较快乐的人,和同事们的相处也是打打闹闹,实验室有点像菜市场,和大家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出生于1995年的庞天宇,清华大学博士四年级学生,是一名AI选手。他在高一就获得了清华保送资格,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但他总结,自己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人”,“从来不穿格子衬衫,每周打篮球、健身、打游戏、看电影——和大家是一样的”。

“感觉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我们的头发”

宋宠十分诚恳地表示,这群程序员“完全没有综艺感”。“他们在进房间的时候,可能看到有摄像机,但一旦投入比赛,他们根本不在意镜头,投入度非常高。即便到了比赛最后一刻,胜负已定,他们也不放弃,还在上传数据。”

何立人说,一旦开始打比赛,立马忘了自己在录节目,完全沉浸在比赛中,和平常的工作状态一模一样。面对镜头,庞天宇一开始有些羞涩,“第一次化妆”,但到了比赛激烈时,他早就忘了真人秀这件事,只享受过程。

观众为什么要看科技类真人秀?宋宠认为,最吸引人的一点应该是“大脑魅力”。他曾考虑要不要向观众解释选手的解题思路,最终决定“全部删掉”:“第一,即便解释,普通观众还是看不懂;第二,我们想让观众喜欢上这群人,而不是他们写的代码。”

节目播出后,何立人去看观众反馈,“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我们的头发,一旦出现一个头发少的,弹幕就会出现,‘尊重强者’”。

史成林是一名物联网行业的程序员,看了《燃烧吧!天才程序员》,感觉相当过瘾。“之前只是圈内才有的竞赛被搬到了屏幕上,紧张刺激。看到选手历经艰难答出题目,我跟着他们一起兴奋;看到有人抓耳挠腮,我也会关注他们的发量会不会又少了。”史成林说,“节目中的程序员也都是‘正常人’,也爱吃可乐和炸鸡,只不过更能熬夜而已。”

清华大学星际国际平台网址多少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司若认为,偏素人的真人秀是现在的一个发展方向,即把一些专门行业的人引入到综艺节目中,作为真人秀的主角——区别于以往似乎一定要用明星、流量来带动观众的注意力。

“真人秀节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真’,这是节目的灵魂,也是最大的看点;‘秀’则是它的故事性,故事性也是通过真实性带来的戏剧冲突去推进的。那么,引入素人——比如程序员,他们的真实性会更强。”司若说,“程序员是一个平常不太受关注、不太被了解的群体,甚至大家对他们还有刻板印象。观众对存在一定神秘感的未知群体,也会有好奇心理。真人秀把他们非常真实的星际开户和工作进行创意性的编排,会有较高的可看性。”

“我们不是只有游戏和代码,更有诗和远方”

史成林喜欢看脱口秀,尤其看到与程序员相关的段子,“啊,原来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呢”。他同时也喜欢历史、诗词,参加过央视《中国诗词大会》《奇妙的汉字》等节目。

看到程序员竟然有成为真人秀主角的一天,史成林颇感“欣慰”,“让更多人来了解程序员这个行业,不要用既有的标签来认识我们,看到我们人不傻,头发也不少,也可以很有趣。”“多数的我们,聪明的脑子里住着有趣的灵魂,期待来发现和碰撞。我们不是只有游戏和代码,更有诗和远方。”

张岩是一名在传统行业的程序员,尽管从外形上,他符合人们对程序员的“期待”:格子衬衫是他的常备服装,衣柜里有一堆,每天随机取出一件即可。但他觉得:“程序员一直都挺文艺的,毕竟那么多关于程序员的段子,基本都是程序员自己编出来自黑的。”

《燃烧吧!天才程序员》的最终成果,将被无偿应用于野生动物保护,这可能是其他真人秀所没有的现实价值。宋宠说:“科技类真人秀不是在消费这个群体,而是希望能真正增加对科技这个行业的投入,让科技成为一件大众关注的有趣、有意义的事。”

“希望将来也有类似美剧《Silicon Valley》(硅谷)的国产影视剧出现,让大众知道程序员不都是秃头“怪蜀黍”,还有那么多年轻阳光高智商高颜值的小哥哥小姐姐,让大众了解澳门星际星际棋牌游戏官网赌场技术行业其实很酷很有意思。”张岩说,“哦对了,希望以后的真人秀,每次能多几个何淑婷这样的程序员小姐姐。”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蒋肖斌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李沛丰

澳门星际捕鱼日报
官方微信

澳门星际捕鱼星际国际平台网址多少网
官方微信